菜单导航

当“大嘴”李国庆遇见“大炮”罗永浩

作者: 语录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30日 12:01:09

当“大嘴”李国庆遇见“大炮”罗永浩

  在商界战场的刀光剑影中,企业领袖们性格各异,刚毅、柔韧、桀骜、谦逊、奔放、持重……鲜活的人物形象与曲折离奇的商业故事交织,绘出一幕又一幕的中国商业图卷。

  穿透表面的光鲜与企业的肌理,窥见一个又一个商业人物的内在,《一点财经》试图为纷繁的商业寻找原点。

  作者 /  薄冬梅

  编辑 /  刘   煜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罗曼罗兰与他的《约翰·克里斯多夫》几乎成为文艺青年的必备。在这个“文青”还没有贬义的时代,有两位青年可能都曾手不释卷地对其进行阅读。 出生于1960年代的李国庆,和出生于1970年代的罗永浩,此后不断在各自的商业里留名的两个人,在这里找到了宿命般的交点。 两个人身上有太多的不同,一个在教育发达的北京一路顺风顺水地进入最高学府,毕业后仕途坦荡,转而经商后也早早扬名;一个在东北落后的城镇上,接受着被自己鄙夷的教育,高中辍学,此后在社会上浑浑噩噩至而立,才在北京找到自己的立足之地。 同时,两人身上也有太多的相同。如约翰·克里斯多夫对主流社会的追寻到反叛一样,两人先后跻身所谓的主流社会,却最终从这种主流中反叛而出。

当“大嘴”李国庆遇见“大炮”罗永浩

  李国庆、罗永浩人生经历对比图(点击可放大)

  最终,类似的思想底蕴,类似的潮头涌动,让他们在商业浮沉后,仍然以自己的底色示人,嬉笑怒骂皆随性也好,他人皆醉我独醒也好,最终他们在媒体和公众间扮演着“大嘴”、“大炮”的角色。 与其说微博真相了他们,不如说是他们终于真相了自己。

  01

  北京

  2001年春节过后,寒冷的北京迎来了一个憋着劲的青年人。前一年,他在北京一个荒凉的地方接受了新东方一个月的住宿班,在郊区一个农民的回迁楼里完成了考试学习备课,后来给俞敏洪写了万字的求职信,在新东方试讲了两次。这次春节后的试讲是他最后的机会。 这次,他当然取得了成功,在北京,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此后在新东方的五年,他一直是一流讲师,之后当网红、创业两不误。他,就是罗永浩。

当“大嘴”李国庆遇见“大炮”罗永浩

  这份工作可以说改变了他的人生。在此之前,他过的都是“非典型人生”。小学、初中时,不断地与老师和学校发生各种各样的冲突;高中辍学后没有外出工作,反而在家读书;别人上大学和毕业工作时,他在做着零工与不那么体面的工作。 而在另一面,他学生时代被叫家长时所看的闲书是《罗马帝国消亡史》,成绩不好的他在当地刊物上发表了几份作品,有了一点文人的资本。 到了2000年、2001年,1972年出生于吉林省和龙县龙门公社出生的他,已近而立。在孝敬父母、结婚等现实问题面前,一直反叛的他不得不走向现实,找到自己的谋生之道。 当然,他似乎也没有完全向现实妥协。在后来的个人自传中,对于自己来新东方的原因,他除了提到“百万年薪”的诱惑,还强调了新东方“理想主义的光环”对自己的吸引。 如姜文“站着把钱挣了”的宣言一样,游走在商业与理想主义之间,几乎成为他此后生涯的所有注解。而那个年代的北京,正是商业与理想兼具的时候。 这一年,“2001北京互联网发展论坛”召开,会上搜狐赵朝阳、联想杨元庆等“大佬”发言,发言中时刻充斥着时代的气息与使命感。当时,这里在孵化着一个又一个的未来商业巨擘,而在创业之初,所有人无不怀揣着朴素的理想与欲望。 一个在北京生于斯长于斯的人,正在互联网的创业海洋里前行。与跟老师“拧巴”的罗永浩不同,他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并最终考入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毕业后进入有“中南海翰林院”之称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 与罗永浩一样的是,他身上同样有“反叛”的影子。这个年少时喜欢读《约翰·克里斯多夫》的青年,曾在北大求学期间当选学生会副主席,代表学生挑着学校的各种毛病,甚至敢于跟总务处长叫板。 在政府部门工作后几年后,他于1993年全职下海,放弃了这份在别人看来仕途坦荡的工作。他就是后来与妻子俞渝联合创办当当网的李国庆。

当“大嘴”李国庆遇见“大炮”罗永浩

微信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