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外国语学院举办第十三届海峡

作者: 语录大全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19日 08:18:31

2019052312551004.jpg

5月19日20点30分,由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外国语学院举办的第十三届“海峡两岸外国语言文学论坛”暨“仰望星空——永远的王尔德”大型文学综艺晚会,在综合楼大礼堂隆重举行。

继去年外国语学院承办“苏东坡之夜”以来,秉承丁建新院长强调博雅教育,培养师生的理想与情怀的理念。今年外国语学院又一力作,将唯美主义艺术家奥斯卡·王尔德重新演绎,重新感悟他的人生历程。

来自北京大学、台湾淡江大学、深圳大学、广东工业大学等海峡两岸高校的30余位专家、学者受邀出席晚会,他们主要是: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宁琦教授,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李淑静书记,北京大学出版社主任张冰教授,淡江大学副校长林志鸿教授,淡江大学外国语文学院院长吴万宝教授,淡江大学国际处处长陈小雀教授,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常务副校长、副书记唐燕老师,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刘振宏财务总监,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外国语学院院长丁建新教授,广州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肖坤学教授,广东工业大学外国语学院李道全副院长,深圳大学外国语学院张广奎教授,中山大学南方学院继续教育学院代燕飞院长。

晚会伊始,主持人致开幕词,概述了王尔德先生不朽的艺术成就,并对晚会的精彩表示期许。

时间穿越了迷雾走向世人皆知的现实,尘封的历史被打开,在庸俗人构筑的过往中,在19世纪,奥斯卡王尔德高举美的火炬,踏开庸俗,向美走来。

在“艺术与生活”的辩论中,王尔德先生说:“生活在模仿艺术,生活是镜子,而艺术却是现实的,生活往往要借助艺术才能更好的表达自己,或者说人们总是要通过艺术才能更好的认识生活。”对于“艺术与美”,他认为艺术是人类追求美的产物。他的才华和对事物的敏锐认知,使他成为了19世纪80年代美学运动的主力和90年代颓废派运动的先驱。

《Serenade》,由深圳大学张广奎教授及其学生带来深情的朗诵,领略王尔德的诗歌。王尔德将古希腊神话中特洛伊王子帕里斯诱拐美女海伦的故事进行诗化,将全诗的节奏、主题、加以美学设计,呈现出极致的唯美主义。

从美国、爱尔兰、英国的游历之后,王尔德完成了蜕变,与美丽的康斯坦斯结尾夫妇,并闪耀在璀璨的文学星河之中。在一次舞会上,他认识了波西,他夸奖波西“多漂亮的一位棒小伙儿”,他的风趣幽默,使波西迷恋。两人的相识,使他的人生开始了不一样的节点。

才情横溢的唯美作家奥斯卡·王尔德,绝不惮于以惊世骇俗的意象,点缀他邪魔的花园。《圣经》里枯燥而简单的故事,被奥斯卡·王尔德的妙手挖掘出最黑暗也最深刻的内涵。欲望的纠缠、畸恋的爆发、诡异的氛围,都被他在戏剧《莎乐美》中发展到极致。最终,莎乐美砍下了心爱的人亚楠的头颅后,得到了他的嘴唇:“你嘴上有一种苦味,那是血的味道?不,好像是爱情的味道,据说爱情有一种苦味,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已经吻到了你的唇。”那晚的月光像死美人一样,笼罩着她。

生活总不会是美满的,对于贫民和诗人也一样。灾难在向他步步逼近。

隐藏在纸醉金迷下的阴霾,终于翻腾,是臣服或是毁灭,一念之间。波西对重病的王尔德尖酸刻薄,而妻子却不顾家人反对,一心只为照顾王尔德,两者之间形成鲜明的讽刺,同时,出版人罗比迫不得已将坏消息告知王尔德,这位伟人恐怕已摇摇欲坠。

众人堆砌起了熊熊燃烧的烈火,高耸的雕像,被推进了火炉里。众人的控诉、耻笑,上诉的失败,一连串的打击,使王尔德锒铛入狱。

《Rose and Rue》广东工业大学的学生们用中、英、日、韩、泰、法语带我们走进夜莺与玫瑰的对话之中。王尔德讥笑,理想主义与浪漫主义是书生们的鸦片。书呆子们确实不太懂情趣,也不务实。他们以为真心一定会换真情,付出一分,一定会收获一分,不然,就埋怨这世道不公平,道义沦丧、真情迷失。

“燕子终于替王子实现了心愿,他把王子雕像上的宝石还有一片片纯金的叶片送给了城市里的穷人。燕子最后还是没有离开王子的雕像,在他亲吻了王子的嘴唇后,冻死在了他的脚下。”王尔德的一生辉煌而又跌宕,康斯坦斯的离世,众人的怀疑,波西的嫌弃,将他一步步推向深渊,而他的《快乐王子》最终也以悲剧结尾。

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虚度年华,空有一身疲惫。时光一直流失,但黎明却迟迟未见。或许这才是生活的本质,散发着犹如黑暗,让人目眩的光芒。但王尔德点燃美的火炬,让这亿万里的星河看到自己的光芒,即使深陷囹圄,活在阴沟里,也依然仰望艺术星空。

未来人,你若有天翻开历史这一页。请你明白,我,不愿暴露我的灵魂,我要这灵魂奔我而来。我,甘愿投向烈火,因为我就是吞噬我的烈火。

微信扫描关注